《国家督查》第二集《全面监督》:织密监督之网

《国家督查》第二集《全面监督》:织密监督之网
《国家督查》第二集《全面监督》—— 织密监督之网白向群出庭受审。 (视频截图)  对强化金融企业监督“开出药方”  【事例回溯】  中国华融财物办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赖小民,为躲避查询,要求受贿人用现金交给,收钱后他自己开车将钱送到北京某小区的一处房子,亲手放到保险柜里。为避免有人盯梢,在路上他还会特意多绕几圈。他和一些联系密切的知情人,管这处房子叫做“超市”。  金融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,赖小民触摸的老板都有几个亿、几十个亿、上百亿的财物,给点钱对老板来说小菜一碟。“超市”里边有多个保险柜,寄存有两个多亿的现金。除了现金,他还收受很多房产、名车、名表、黄金、字画。赖小民对物质有着十分贪婪的占有欲,他的手表几十块,用都用不完,但他便是想要;他的地下车库里都是百万豪车。  华融公司主业是运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财物,但赖小民急进运营,开设几十家子公司、分公司,迅速发展成具有银行、证券、信任、出资、期货、金融服务等全车牌的金融集团,严峻违背主业。  赖小民为寻求政绩,从不会考虑长时间的危险会怎么样,热心寻求短期成绩,导致部属为投其所好,运营一些相对高危险的项目,比方房地产、股票等。  【变革坐标】  在新一轮派驻组织变革中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各大国有银行,以及国开行、中信、人保等总计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督查组,有目共睹。  变革前,这些金融企业有内设纪检督查组织,其独立性、权威性不行,形成不敢监督、不肯监督、监督缺位、监督不力的现象。变革后,企业内设纪委改设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纪检督查组,归于上级纪委对下级党组织的监督,监督力度大了,权威性和独立性也有了,监督作用就出来了。  金融职业的专业性、分业监管带来的空当,加上赖小民有意躲避监管,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,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,导致赖小民案成为近年来金融范畴里边影响极端恶劣、经验极端沉痛的案子。  该案提醒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、党的建设弱化、淡化、虚化、边缘化,纪检部分难以履职、监督严峻缺失的情况。新一轮派驻组织变革,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。曩昔几年里,15家金融企业移交司法的案子一共只要10起,而派驻组织变革不到一年,现已移交近20起。  加强对要害少量的监督  【事例回溯】 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,2019年1月31日,法院一审开庭,检察机关申述他涉嫌贪婪、内情买卖等多项罪名,违法所得超越1亿元。  白向群第一笔贿赂正是第一次当上一把手时所得,彼时他任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,一位老板为了承包办公楼工程向他受贿105万元,初次让他领会到了权利换钱是多么简单。尔后,白向群在乌海市担任市长、市委书记期间,大举干预煤炭资源配置,经过批阅煤炭资源、矿产资源开发、房地产开发来捞钱。在这一案子中,涉案的37个老板傍边,有20个老板都涉及到资源配置。他为一个内蒙古上市公司实践操控人杜某某进行煤炭资源配置,就收取了一套1600多万元的北京房产。  白向群爱喝酒是出了名的,不少老板也就投其所好,以高级名酒相送。在上海参与世博会时,他看中了叫做“平和年代 醉美中华”系列茅台酒,居然动用政府资金90余万元,购买了一个系列共81瓶酒。  白向群说自己乐意喝酒,也乐意喝好酒。现在想来很可悲,收了这么多的钱,换来的成果呢?一间牢房一张床,收了那么多的酒想着天天喝,现在却一天三顿牢饭,一回想起这些,他就痛不欲生。  【变革坐标】  督查体制变革后,全国督查目标增加了200%以上,而纪检督查机关工作人员仅增加了10%。  面临如此的局势使命,有必要精确掌握“全掩盖”与“抓要点”的联系,立异监督方法,管住“要害少量”,引领“绝大多数”。 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着重,完善领导班子内部监督制度,破解对一把手监督和同级监督难题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的决议计划布置,紧盯要害少量,强化对中管干部,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。各地各部分党组织、纪委监委也在探究怎么加强对要害少量,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。(本报记者 杨海龙) 【修改:李骏】